今日时间:
欢迎光临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纪念馆网站!
◆ 相关报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相关报道 >

【馆长数家珍】河西征战岁月稠 外甥女(儿)找舅舅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1-18 16:15:43


河西征战岁月稠  外甥女(儿)找舅舅
——王定国与刘瑞龙在河西走廊的传奇故事


文\袁志学
 
王定国同志(1913.2.4-2020.6.9)
 
       1936年10月至1937年4月,为了实现打通“国际路线”的战略任务,根据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为主体的21800名西路军指战员,西渡黄河作战。进入甘肃河西地区后,西路军遭遇国民党马步芳、马步青集团的围追堵截,历经浴血奋战,终因战略任务复杂多变、敌我力量悬殊,加之气候寒冷、环境险恶、缺乏群众基础和后援支持等原因兵败河西走廊。

青年王定国
 
       王定国1913年2月出生在四川省营山县的一个佃户家庭,1933年10月,许世友率红九军解放营山后,参加了红军,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随红四方面军参加长征,曾三过草地,1935年3月,调入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前进剧团,1936年11月,随西路军向河西走廊挺进,剧团改称为“红西路军前进剧团”。1936年12月5日,剧团奉命慰问从古浪突围出来的红九军,不料与马家军遭遇,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剧团余下的30多人不幸被俘,先后关押在凉州(武威)、西宁,1937年端午节前后被押送到甘州(张掖)韩起功司令部。在甘州关押期间,王定国等人被福音堂医院院长高金城以需要护士为借口从韩起功手里“借”到福音堂医院,协助高金城营救被俘西路军将士。王定国通过西路军离散人员成立的张掖秘密临时党支部,利用爱国进步人士张掖县县长马鹤年、高金城和福音堂医院做掩护,成功营救了西路军高级将领刘瑞龙、魏传统等领导人。

抗战初期的刘瑞龙
 
       刘瑞龙,1910年生于江苏南通,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江苏省委外县工委副书记,江苏农委书记,红十九军政治部主任,川陕省委宣传部长,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1936年10月底随西路军渡河西征。1937年春,刘瑞龙跟随毕占云支队在祁连山里同马家军周旋两个月后,被当地藏族民团搜山时发现被俘,送交韩起功集中营,转押在张掖看守所,一同关押的有魏传统、惠子明、徐宏才、袁正明、董光益、张玉清、刘金生等。刘瑞龙等经过相互了解,建立了狱中秘密党支部,刘瑞龙被推选为党支部书记,魏传统为副书记。党支部以“坚定思想,稳定内部”为任务,相约绝不暴露原来姓名和身份,每天利用放风时间,在地上划“坚定”二字互勉,边划边抹,并互唱《苏武牧羊》,以此相互鼓励。

张掖县长马鹤年
 
       1937年7月的一天,国民党张掖县县长马鹤年突然来到福音堂医院,见到了红军女战士王定国、孙桂英、徐世淑、陈桂兰、蔡德珍等人。马鹤年对王定国等人说:“红五军打高台时,是我打开城门迎接红军进城的,我是高台县长,归甘肃省管辖,不属马家军管。你们董振堂军长、杨克明主任待我很好,把我释放回来,现在我要优待你们。”不明就里的王定国等人谁也不敢相信马鹤年的话,大家以怀疑警惕的目光看着、听着。后来经过了解,王定国等人才知道,马鹤年说的是实话。马鹤年从西路军手里获释后,不仅没有被“问责”,国民党甘肃省政府又任命他担任了张掖县长。过了几天,马鹤年又找到王定国等人说:“我在大革命时期,就参加了青年团和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脱离了关系。我是真心实意拥护红军和共产党的。”王定国回答:“好嘛”,“欢迎你常来,希望你能为我们做点好事。”
       王定国等人得知刘瑞龙等西路军领导干部被关押在张掖县监狱的消息后,立即向所在临时党支部汇报,决定由王定国出面设法与刘瑞龙等人取得联系,但又一时找不到探监的合法理由。这时,马鹤年第三次来到王定国等人的福音堂医院,说到:“我们县监狱里还关押了你们几位红军领导干部,我对这些人好,但就怕他们(韩起功)发现找我的麻烦。”王定国一听,非常高兴,心里盘算着怎么救人,于是接着马鹤年的话茬问:“我有一个舅舅,也不知道他们关在哪儿?”马鹤年问:“你舅舅姓什么? ”王定国来不及思索,随便回答说:“姓李,十八子李。”马鹤年立即答复:“你去看看吧,注意不要被马家军发现了。”接着,王定国又问:“我们去找谁呀?”马鹤年爽快地说:“有个看监的老头,姓何,找他就可以看到了。”
       一天上午,王定国和孙桂英、徐世淑、李含炳4人从福音堂医院出发到张掖县监狱探望。看监的老头问;“你们干什么来的?”王定国回答:“找我舅舅的” 并乘机塞给何老头两块银元。何老头问“你舅舅姓什么?”王定国回答说“姓李。”何老头转脸向监舍内喊到:“你们谁姓李?出来!有人看你们。”听到何老头喊话,化名李占魁的刘瑞龙拖着沉重的脚镣,哗啦、哗啦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看监老头问王定国:“是不是他?”王定国一看是自己的领导,总政治部宣传部长刘瑞龙,立即回答:“是的,是的,就是他。”其实,王定国事先并不知道刘瑞龙化名姓李。刘瑞龙问王定国:“你们住在哪里?”王定国说:“剧团住在韩起功司令部里,你们生活怎样?”刘瑞龙回答:“大家信心很足,坚信党,坚信红军会来救我们,就是吃不饱饭,体质比较弱。”王定国听了,心里十分难受和愤怒。回到福音堂医院后,王定国向临时党支部委员邱均品汇报了探监的情况。经过党支部研究,决定进一步做张掖县长马鹤年的工作。几天后,马鹤年亲自带领监狱长到监舍看望了刘瑞龙等8名红军领导干部,并向大家讲话说:“你们暂时受一点委屈,现在要打日本,国家需要人才,你们将有大用。”说着又向监狱长交待:“听说他们饭不够吃,可以把粮食分给他们自己做。”经监狱秘密党支部讨论,决定由惠子明和徐宏才二人每天出去做饭,监狱生活得到了改善。马鹤年还派人到看守所给刘瑞龙等人理了发。经马鹤年关照,在张掖监狱关押的刘瑞龙等人自由活动的范围不断扩大,联系到的同志越来越多,监狱斗争进入一个新阶段。为了改善监狱内刘瑞龙等人的生活,王定国在司令部剧团何福音堂医院组织进行了募捐活动,凑了20多元法币,买了一些营养品,设法送到了监狱里。与王定国一起的武杰在司令部参谋处同伙夫小陈拉关系准备了一些馒头,送给监狱里的同志们。
       1937年8月底,听说张掖县监狱关押的干部要押送去青海,王定国联系张掖福音堂医院高金城带领地下党支部的几个同志,给刘瑞龙等送去了绑腿、碗筷、鞋子、仁丹和急救水等,武杰发现惠子明脚上没有鞋穿,立即把自己穿的鞋子脱下来送给他。大家怀着担心留恋的心情,送刘瑞龙等领导和战友踏上了去西宁的艰苦路程。临行前,刘瑞龙等8人表现十分镇定,并请前来送行的同志们转告党组织:“生死寻常事,万一不幸,请告诉家里人,不要难过。”刘瑞龙等8个同志挤在一辆马车上,从张掖出发,经红水、阿力克草原、门源、塔尔寺等地,大约走了10天左右,于9月初被押送到西宁。刘瑞龙等人到西宁后,敌人对他们进行单独审讯。但刘瑞龙等红军干部大义凛然,毫不畏惧。他们按照秘密党支部的约定,咬定自己的化名身份,决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决不出卖同志。后来,随着中央和八路军办事处营救力度的不断加大,敌人又施展阴谋诡计,提出要刘瑞龙等人留下,许愿以高官厚禄。刘瑞龙等人不为敌人引诱所动摇,仍然坚定自己的信念,与马家军抗争到底。

在皖东北合影,左起:张爱萍、刘瑞龙、刘玉柱、金明
 
       1937年9月,由于党中央和各级党组织有计划地营救,加之在西宁的国民党进步人士赵守钰等做工作,马步芳无奈决定放人,对刘瑞龙等人说:“你们的总司令要你们回去。”三天后,马家军把刘瑞龙等人从西宁押到兰州国民党甘肃省政府主席贺耀组处。9月22日,刘瑞龙、魏传统、徐宏才、惠子明等4人,回到了八路军驻甘办事处。9月23日,刘瑞龙向谢觉哉和办事处同志报告了狱中情况和被释放的经过,请谢老继续营救尚未释放的同志。
       与此同时,在张掖福音堂医院当护士的王定国引起了马家军的怀疑,准备把她分配给一个修枪工人做老婆。王定国说:“我有丈夫,在平番(永登)‘补充营’,我要回家去!”马家军司令部有一个赵书记官,很同情王定国,让她通知“丈夫”快写信来。正巧,适逢吴建初、丁世芳二同志回兰州路过平番,他们就以王定国“丈夫”的名义,编写了一封假书信,从平番寄给王定国,马家军信以为真,准备安排人把王定国从张掖顺路带到平番去。武杰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找高金城商量,找马鹤年县长写了一个通行证。1937年9月底,王定国从张掖坐马车到凉州,从凉州换乘汽车,回到了兰州八路军驻甘办事处。

1981年11月,王定国(中)与红四方面军战友刘瑞龙、江彤夫妇合影

王定国怀念营救刘瑞龙的诗词书法作品
 
       在党中央和兰州八路军驻甘办事处的积极营救下,在爱国进步人士高金城、马鹤年的同情、协助下,王定国机智灵活,刘瑞龙坚定信念,传出了“外甥女儿找舅舅”的传奇佳话。




八路军兰州办事处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