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Media
新媒体导航
八办新媒体
关闭右侧工具栏
贺子珍在兰州:倔强一别誓不回头(三)
  • 作者:lzbbcom
  • 发表时间:2021-08-16 16:56:59
  • 来源:

文/袁志学


离开新疆,从阿拉木图坐火车到达莫斯科

在新疆迪化,贺子珍住在以邓发为主任的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正当贺子珍等待飞机去苏联时,毛泽东又捎去口信,请她不要去苏联,一定要回到延安。贺子珍依然不理会毛泽东的召唤。此后,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收到一个电报,要求所有在新疆候机去苏联的干部,全部返回延安。这又是一个贺子珍回延安的好机会,可她还是没有回去。最后,除了徐梦秋留在新疆当盛世才的教育厅长外,贺子珍一行乘车到达阿拉木图,在那里搭上火车直达莫斯科。无奈之中的毛泽东甚至动用了他的“权威”,最后挽留贺子珍返回延安,贺子珍再次拒绝丈夫伸过来的橄榄枝,终于乘飞机去了苏联。此时很难想象当时贺子珍为何如此执拗,面对丈夫给了她这么多次的台阶与恳求,她依然坚持自己的决定,令人非常不解。这和贺子珍的性格不无关系,她一直有如现在的“女汉子”一般,泼辣,果敢,无所畏惧,毛泽东曾夸赞她这种“女司令”的性格,但终究是不能任性,没有边界,她用一生为自己丧失理性的决定而买单。

【馆长数家珍】贺子珍在兰州:倔强一别誓不回头(三)

贺子珍(二排右二)在苏联

索尔兹伯里在其《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提及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关系发生裂痕:“1937年,贺子珍离开延安前往西安,想从那里去上海治病,可是日本人已经占领了上海。她得到了毛的同意后去了莫斯科,在那里她生下了第六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一个男孩。据刘英回忆,当时,贺心情很愉快。在去莫斯科的火车上一路都很高兴。刘英是随行者之一。同行的还有党内历史学家、失去了双腿的徐梦秋,以及在长征途中被贺子珍救过命的指挥员钟赤兵和独臂将军蔡树藩。”当时刘英染上了肺病,要去苏联治疗,同行的还有在战争中丢掉了一条胳膊的蔡树藩、断了一条腿的钟赤兵。在西安、兰州、新疆等地,林伯渠、谢觉哉、王定国等人费尽了心机、苦口婆心地劝慰贺子珍回心转意,但都没能将贺子珍挽留下来。

赶往苏联,进入东方大学开始学习后,贺子珍怀着激动的心情给毛泽东写了一封长信。信中写了她紧张的学习生活,写了她做母亲的欢乐心情。另外, 她说,她到医院作过检查,医生说,嵌入她身体的弹片埋得很深,同她的肉已经长到一起,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取出来了。然后,她在信中写道:“我生了一个男孩儿,长得很像你。”最后,她嘱咐毛泽东在家要好好地照顾娇娇,并且向丈夫表态,自己要努力学习,报效祖国。贺子珍把信很认真地叠好,又选了一张她出国前在兰州时拍的照片,一起托回国的同志给毛泽东捎了去。

【馆长数家珍】贺子珍在兰州:倔强一别誓不回头(三)

贺子珍与李敏在苏联

回首往事,随行者刘英的回忆

刘英回忆说“贺子珍准备去苏联的时候,当时林老(林伯渠)是西安办事处主任,贺子珍住在那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林老打电话来说:刘英,你们几个人第一批去莫斯科,贺子珍也想去,林老的意见是同意她去,毛主席同意就回个电报给莫斯科。当时电报什么都是闻天管的,毛主席就来请示闻天。闻天讲:可以,你同意她去,就让她去。毛主席和人不大讲心里话,同我可以讲心里话。他觉得我是支持他、体贴他的。毛主席说:贺子珍在西安办事处老不回来,影响不好,我同意让她去苏联。贺子珍同你一起去苏联,我放心。希望你多帮助她。如果她能学习,就在那里学两年。你是了解我的,她政治上落后。在井冈山,她光是走路了,没做什么事,孩子又生多了。她生孩子多,我有责任。我要她工作,让她学习蔡(畅)大姐、康(克清)大姐和你。女同志不能老靠男人嘛,她很反感。她没有革命热情。在井冈山时,有一次打仗,古柏受了伤,伤得不太厉害,那时也没有医药,我让她给他洗一洗伤口。她嫌脏,扭头就走。想让她进步,送她去抗大学习,去听听课,她不安心学习,三天两头回来。为什么回来,不放心嘛!她是不放心我。我这里来了人,她总要追问我是干什么来的,我也不能什么都对她讲呀。她总是和我吵架,其实我和她吵的都不是原则问题。史沫特莱有个翻译,很年轻很漂亮的,有次送我一束花。我是领袖,人家来找我,她都看作男女关系。我说送花是礼貌,她认为送花是爱情。我说不是爱情,是尊重我。所以毛主席叫我帮贺子珍,我就同意了,说可以帮帮忙。毛主席说,劝劝她,要她学习,提高一点。贺子珍人已经在西安办事处。我到西安办事处就见到了她。在去兰州办事处的路上,我一直给她做工作,劝她以后不要再为一些小事吵架。贺子珍说是毛主席不好,没有温情,就连我生孩子,他也不来照顾我。” “我同蔡树藩、钟赤兵和徐梦秋是1937年11月离开延安的,到西安时增加了一个贺子珍。她那时正怀着身孕,是同毛主席闹了别扭跑到西安去的,已经在八路军办事处住了一阵。抗日战争爆发以后,打通了西安—兰州—迪化(今乌鲁木齐)的交通线,有条件把我们这些病员、伤号送到苏联去治疗。我们这一行中,蔡树藩打仗时被炮弹片削掉了右胳膊;徐梦秋冻坏双腿截肢;钟赤兵在长征中右腿负伤锯了。他们都要到苏联去配假胳膊、假腿。我在长征中犯下了肠胃病,这时又染上了肺结核,延安没有药治,送到苏联去。我们这几个是第一批,后来又陆续去了不少人。我们一行到兰州时,遇上王明回国,斯大林派专机送他们,也到了兰州。王明架子大,要陈云同志来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打电报同延安联系飞机着陆标记等事,顺便看望我们,送我们一百美元改善生活。我们交给了办事处主任谢老(觉哉)。在兰州,我们乘上运军火的飞机到迪化。这时,邓发已从苏联回国,担任迪化八路军办事处主任。从他那里知道,苏联1937年起肃反搞得很厉害,同被捕的苏联人稍有牵连的中国人不少被抓。同行的徐梦秋,听邓发讲了苏联情况很害怕,盛世才又留他,于是他就没有继续走,在迪化当了新疆的教育厅长。后来此人跟着盛世才叛变了。从迪化坐汽车到阿拉木图后,我们就搭上了西伯利亚大铁道的火车,直达莫斯科。”

庐山见面,物是人非覆水难收

【馆长数家珍】贺子珍在兰州:倔强一别誓不回头(三)

晚年贺子珍和女儿李敏、外孙女孔冬梅在一起

1953年6月,毛主席在与贺子珍哥哥贺敏学的一次长谈中,要贺敏学劝贺子珍再婚。贺敏学听后,回答说:“主席啊,子珍妹曾经讲过,她一生只爱一个人,不会再婚了。你是知道她的性格的,她决定了的事情不容易改变的。”主席听后,长久不语,轻轻地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1959年7月,中共中央在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7月9日,毛泽东和贺子珍在庐山“美庐”的客厅中时隔22年后再次见面,这是一次秘密会面。毛泽东叹着气对贺子珍说:“你当初为什么一定要走呢?你到了兰州,我打电报给谢觉哉同志,请他劝你回头,可你就是不回头。”贺子珍无言以对,沉默了很久,哽咽道:“哎,都是我不好,我那时太不懂事了!毛泽东和贺子珍这次会面,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由于现场没有其他人,至于两人还具体谈了哪些事就无从知晓了。第二天,贺子珍被悄悄送下山去,两人这一别便是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