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时间:
欢迎光临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纪念馆网站!
◆ 工作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红馆论坛】盛先传:从西路军战士到共产国际情报员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4-17 16:37:59


天水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  白登懿
 
盛先传

1938年1月,盛先传经中共中央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派驻新疆的代表陈云、邓发等的推荐,共产国际组织对盛先传考察,决定派盛先传赴共产国际总部所在地苏联莫斯科学习情报工作。陈云和盛先传分别时,陈云一再叮咛告诫先传:“将来不论怎么样,你都不能忘记了你是共产党员,要遵守党的纪律,服从组织分配,坚定革命立场,为党的事业作贡献。”先传记着陈云的教导,于2月乘苏联飞机飞往莫斯科。这也是我党派往共产国际总部学习情报的第一批学员。
       情报学校的全称是“红军总参谋部参谋情报学校”,其前身就是共产国际情报学院,校长名叫阿西波夫。先传刚到学校,校长就给他起了一个俄语名字,叫阿西波夫·乌拉基米尔·瓦洛加。要求以后只准用他的俄语名字,不能用原来的名字。在情报学校学习是非常紧张的,学的课程内容多而要求特别严格,其内容主要有:无线电通讯技术,对这门课要求学员必须达到其有组装和修理发报机的技术能力,会收、发报业务,有将交流电收音机改为无线电收报机的技术;学习识别各国制造的装备陆、海、空三军的武器;学习摄影技术(包括冲洗);学习绘制地图;学习驾驶汽车、爬跳汽车技术;学习拆、封密件;学习接头方式;学习跳伞;学习情侦人员获取情报的方式和手段;学习取得合法身份,选择合法的社会职业的本领;学习了解世界各国资本主义国家的反间谍组织状况;学习了解中国反间谍特务组织的特点等。在授课中,教师一再提示中国学员回国后,要绝对遵守三不准原则,即一不准搞情报交易,收买情报;二不准参加地下共产党组织活动和用地下党员名义收集情报;三不准参加进步群众组织活动和以进步人士名义收集情报。同时,还要求每个学员都要熟练牢记并掌握自己用的密码和电台呼号及熟练操作技巧,盛先传对所开设的每门课程,都能认真学习、刻苦钻研,他对学习特别用功,再加之先传的聪明及良好记性,他的学习成绩是全体学员中的最优秀者,经常得到校长和老师的表扬。由于先传学业优秀,11月后,学校就把先传单独安排进了一间有卧室的工作间,和其他学员分开了,教师轮流单独给他一人讲课。1939年3月,先传以优异成绩完成了学业。此时,共产国际总部派来了一位苏联红军少将和一位大校告诉先传:“总部原准备派你去中国东北去作情侦工作,现又改派你去兰州作情侦工作。”并向先传宣布了三条纪律,一是要绝对保持单线联系,不准许参加当地共产党组织活动,要坚定不移地执行自己的任务;二是不准许用当地的共产党员给共产国际作情报工作,不准接近进步群众组织;三是万一情况发生了变化,失去组织联系,不得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要就地等待上级派人联系。这位红军少将告诉先传:“你回到兰州后的具体任务,那里有人给你布置。”少将又接着说:“我们有一位英国同志,在这里学习之后,派他去英国工作,不幸被英国反谍特务怀疑他是共产党人,将他逮捕了,用严刑拷打,他都没有招认,我们花钱将他买了出来。过了一年多又派他去德国工作,又被德国的反谍特务发现他在英国作过情报工作,把他逮捕后没有审问就杀害了,你听后害怕吗?”先传坚定地回答说:“死,我不怕,我会不会象那位英国同志那样熬刑,不敢说,反正我以后在工作中被敌人发现了,绝对不让敌人捉活的。”红军少将还说:“不,要好好地活下去,为了工作,要相信我们会想办法来营救的。”最后红军少将说:“你要回中国去了,我们做了中国菜给你送行。”红军大校端了一盘海参和一盘红烧肉,在吃饭中大校给盛先传斟了一大杯60度的白酒(大约有半斤),少将、大校同时举杯说:“我们敬你一杯,干!”先传喝了这杯酒,其实少将和大校是测量一下先传有多大酒量。当先传一口喝干了酒,过了十几分钟,少将让先传在一块3米多长、约15公分宽的木板上来回走了三遍,发现先传没有摇晃,就又说先传:“你可以再喝一点”,先传就又喝了少半杯,过了一会儿再走那块木板,就站不稳了,一会就醉的不省人事了。后来少将告诉先传:“你醉了不说话,也不胡闹,这对工作很有利,但是,你要记住,在工作中不准随便喝酒。”
        1939年4月,盛先传在一名共产国际情报人员的陪同下,由莫斯科经阿拉木图回到了祖国迪化,后混入苏联援华的300架飞机中飞往兰州,先传所乘的战斗机刚刚降落在机场,就跑来了四个国民党的军官领着持枪的哨兵分别站在机头、机尾和两翼,飞行员也被来的小汽车接走了,先传看见这种情况,知道自己一时无法脱身,只得稳坐机中,未敢贸然下飞机。一会来了一名飞行员,架机又起飞后降落在武威机场,乘给飞机加油之机会,飞行员行动敏捷快速地给先传换了行装,并告诉先传让他背好伞准备空降,有人来接。当飞机起飞后飞往秦王川的山沟上空盘旋,飞行员用生硬的中国话对先传说:“你看好这条山沟的地形,你要在这里跳伞下去,着陆以后迅速收伞,藏好伞,顺着山沟向黄河边的公路上走,在公路边你等候着,有人开小汽车来接你。”先传跳伞后按飞行员的安排,很快就和一个叫孙平的外国人接上了头。先传坐孙平的车经过安宁堡、金城关、过了黄河铁桥一会功夫开进了苏联驻兰州领事馆的后院,然后从后窗户跳进一间密室内,在密室孙平为先传换上了原来准备好的长袍短褂、礼帽等后,给先传交代说:“从现在起你对外的工作是国民党军政部驻兰州的通讯器材第二十四仓库库兵,你的名字叫王声德,你的库长叫徐国良”。孙平接着又说:“从此你就是我的联络员,你的任务是传达我给丛德慈的批示和丛德慈给我的情报,接头时间为每月的1、10、20号晚上10时在骡马店市场。”先传担任联络员期间,除了很好地完成联络任务外,还深入市区熟悉了解兰州的地理、人情风俗、民族、军政等方面的关系和情况,为进一步做好情报工作打好基础。
       大约8、9月间,一次孙平把先传转移到一个极为安全的地方住了近3个月后,孙平通知先传,为了更安全地搞好情报工作,决定成立由先传、苏联派来的一名叫章永祥的同志和一名新调来的情报员,化名为张鸿春的同志组成三人情报小组,由先传任组长兼报务员,随后孙平交给先传三本不同出版社的中文字典,要先传选一本作为密码中文本,然后再交给孙平,并将无线电收、发报机同他选定的密码中文本和一本普通数据书一并给了先传。12月先传在五泉山下的公路上才和章永祥接上头,后来知道他是和先传一块在苏联学习情报的同学,名叫王克业。半个月后先传和张鸿春也接上了头,张鸿春自称是先传的姨父,他们三人都住在兰州新关街水家巷11号。为了迅速展开工作,先传主持召开了三人情报小组会,并宣布了领导的决定即开设商店为社会职业作掩护,同时也强调了情报工作的保密纪律。接着就分头着手准备开设商店的事。
       要开设商店,在当时并非一件容易事,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在商界没有名气是根本租赁不到铺面的,再说如没有固定的定居户口即是租来铺面,营业执照也办不来。为此,先传化名周福生,通过两个月的活动认识了一个名叫吴珠山的裁缝,又费了很大的周折通过吴珠山认识了当时有一定社会交往、并在商界有较高知名度的吴金山先生,吴金山先生后来以先传义父的名义在兰州西大街皇庙巷口(鼓楼西边)租赁到了三间铺面,并将商店定名为“泉泰百货商店。”
       铺面、商号都有了,可是在当时要正式营业却又使先传作了难。要营业必须要具备三个条件:即首先经营者必须要是兰州市居民,也就是已向警察局报过正式户口;其次是,经营者必须有经过政府审查批准发有营业执照并向税务局注了册、立了帐的;再次是经营者必须要有两家铺保(即两家商号作保)。这三个条件先传他们都不具备。先传将此情况如实向组织上作了汇报,组织上听了汇报经研究决定让先传与吴金山老先生的女儿吴璧静结婚,这样既可以使商号很快办好手续正式营业,还可以家庭作掩护架设电台。就这样通过别人牵线搭桥,先传很快就和吴璧静完了婚。1940年8月左右,商店也正式开始营业了。先传结婚后住在一处独门小院,很快就架设好电台进入了情侦工作。大约在1941年春夏之间,原情报学校的政治教员谢格尔来到兰州接替了孙平的领导职务。谢格尔找来先传让他把兰州的情报工作详细汇报一下,先传汇报完情报工作后谢格尔指示先传:“回去告诉其他同志,情报小组暂时停止一切活动,听候领导决定。”1942年2月,谢格尔指示先传:首先赶快解散情报小组,关闭泉泰百货商店,原来所有的人都不能用;其次要设法将张鸿春送往河西地区,再不准和章永祥、张鸿春有任何来往;其三是让先传迅速打入国民党军事机关内部收集有价值的第一手情报,并让吴璧静看守门户做掩护。先传听了指示后,按照指示要求想办法通过岳父吴金山的妹夫康新民(当时康担任国民党军政部驻甘军粮局少校秘书,康新民又名康克用)的关系,很快就在国民党军政部驻甘粮秣处先后担任了少尉、中尉衔收发员。先传利用收发员的有利条件从中获取了很多的军事机密,如国民党第八战区司令长官部主要负责人的变动及其活动情况;军事布置情况;军队调动换防情况;征集壮丁及其分配情况;各种武器弹药的储备、发放情况;军用粮秣征收、储存、供给情况……
       1946年正月11日,先传的岳父吴金山老先生突然被国民党警察局以结交外国人、会说外国话并吸食贩卖鸦片烟等罪逮捕。吴金山老先生当时已和女儿吴璧静参与了先传的情报工作,先传当时特别担心害怕。可吴金山老先生被捕后非常坚强,经过多次严刑拷打和提审,他始终没有承认结交外国人和会说外国话,只承认自己吸食了一些鸦片烟。国民党警察实再无奈,只好草草判了吴金山老先生5年徒刑,宣判后才知告自己的人原来竟是张鸿春。
 

 

 编辑:孙艳

八路军兰州办事处纪念馆